宠物狗首页

公司新闻

[回望军旅]二炮778280504部队的战友群

时间:2019-06-11 16:53;作者:admin

您现在的位置:宠物狗 > 宠物百科 > 正文

[回望军旅]二炮778280504部队的战友群

  云南寻访后记  云南,神秘而遥远的地方,在304团宜春籍老兵的心目中是熟悉而向往,在那里留下了他们最宝贵的青春岁月,留下了他们最为难忘的军旅生涯,留下了他们对第二炮兵成长的贡献。

在四十年后的今天,人们过着安宁安康的生活,始终在记忆中寻觅和思念着这片曾经抛洒过汗水和热血的沃土。

始终梦牵魂绕着当年的炮火硝烟和浴血奋战的战场,始终思念着第二故乡------云南。

  2009年七月,我们一行四人踏上了云南寻访的历程。

踏上云南这片熟悉的热土,一股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我们贪婪的呼吸着这熟悉而久别的气息,山还是那样的碧绿葱笼,水还是那样的奔泻端急,迎风摇弋的凤尾竹还是那样的娇娆妩媚,昂然耸立的仙人剑,挺拔碧绿的桉林,幽然飘香的木棉,蜿蜒静卧的小铁路,粼粼流淌的绕村小河,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任凭岁月的流淌,任凭风雨的侵蚀,一切都恍如昨天是那样熟悉而亲切,四十年的沧桑,无法磨蚀人们的记忆,四十年的变迁,无法阻碍人们的寻觅。   随着大巴车的行进,我们尽情浏览着沿途的风光,感叹着滇南的巨大变化,宽阔平坦的高速路使人们只能凭发动机的轻微抖动和路旁快速掠过的景物感觉到是在前行,前方的建筑越来越密集,我们感觉到离建水越来越近,前方高速路口“建水欢迎您”的横幅提醒我们建水到了。   四十年后的建水,空气中弥漫着改革开放的气息,三十年的改革开放给这座千年古城带来全新的变化;昔日狭窄颠簸、尘土飞扬的公路,已被开阔平坦的高等级沥青路面铺就,往来的车辆仍然是那样的匆忙轰鸣,却没有昔日的尘土飞扬和路人掩鼻,享誉中外的建水古城楼被修葺一新,青铜铸就的古钟幽幽地鸣响,翘首飞扬的挑檐上高挂着随风而鸣的风铃,鸽哨不时在天空悠然掠过,粉红的城墙在阳光的照射下分外抢眼,细心的寻访者在墙角斑剥处寻找往昔的旧迹。

雄镇滇南的牌匾下是熙熙攘攘的游人和静待游客的摆摊商贩,昔日尘土飞扬的街道被青石铺就,街道两旁带有滇南特色的店铺里摆满充满现代气息的衣物,劲爆的音乐声和鼎沸的人声混成一片,现代与古朴、现代与民族的有机结合给人带来耳目一新的冲击。

昔日残败的孔庙,如今已是焕然一新,孔圣的巨大雕像让人肃然起敬,翠绿的荷塘,垂然的柳丝,幽荫的小径,使人感觉是到了苏杭天堂。

宽阔的孔圣广场,成了人们休闲游乐的去处和孩童嬉戏的乐园,疲乏的游人在此小憩,享受着怡然的时光,古旧残缺的古城墙,如今连成一片,还原成临安古城墙的旧貌,墙体古砖上依稀尚能辨别的字迹,记忆着制作者的归属和辛劳。

夜晚我们漫步在街道,路旁的音乐声把我们引入了路边小店,久违的云南民族风情表演,纯情的民族小调恍如天籁之音,犹如一顿美味佳肴令人齿颊留香。

  来到小关,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昂然伫立的桉树,俨如列队的士兵,在向人们行注目礼。 昔日洁净宽阔的马路已是被荒草掩盖大半,远处袅袅飘升的炊烟和偶尔一辆牛车逶迤而过,空旷的山野间几乎看不到人影,,昔日战友们亲手堆砌的大小礼堂已被夷为平地,遗弃路旁的残砖碎瓦默默地向人们证实着昔日的繁华。

宣传队,政治部,军人服务社的房屋已是残缺不全,只剩下没有屋顶的墙和空空的窗洞。 当初小关各连的驻地,已是面目全非,荒草丛生,全然找不到当年的痕迹。 当年驻地旁的小桉树已长成参天大树,人们只能搜索着记忆才能依稀辨认出驻守原址。

在人们的惊呼与感叹声中,一处处原驻地原址被寻找出,人们仿佛置身于当年热闹的军营中。

当年基地首长办公的小八栋已是残败不堪,被当地生产队用做仓库,坑道驻守部队警惕的目光与严肃的口吻,令寻访者感到这里依然是戒备森严,与驻守部队的交谈中得知已经有不少当年的老兵来这里寻旧,怀旧是人们的共同追求,其内心深处却是包涵着一份浓浓的情谊。

与乡民的交谈中仍然流露出对当年驻守部队崇敬,当年的儿童如今都是为人父,甚至儿孙绕膝,但提到当年部队却是赞誉有加,寻访者不禁流露出几分喜色,曲江一营的驻地大致保留着原样,只是大部份原部队的营房已成为当地的生产瓦罐的厂房,在一处墙壁上赫然看到被添写过的“一班”字样,引来一阵讨论:是否当年部队留下的字迹?那座战友们亲手建造的小桥,栏杆已是破损不堪,桥面也凹凸不平,只有桥下静静流淌的河水和河边的凤尾竹丛在几十年的光荫中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伴随着这座已显陈旧的“老桥”。 人们在桥上徜徉,希冀能寻找到一丝当年的痕迹,在依稀的记忆中人们耳边仿佛回响着当年建桥时的人声鼎沸,。   昔日新兵集训的下坡处.麦粮地是我们行程的第二站,远远望去,村头那棵高耸挺拔的木棉映入人们的眼帘,虽然不是木棉开放的季节,人们却仿佛能嗅到木棉绽放的缕缕幽香,树荫已然复盖路的大半,依然是村民在此候车的天然荫庇,树下清风习习,虽是骄阳当空却感觉不到丝毫的暑气。

村旁的小桥还在,桥面的石板泛着幽幽的光,村旁蜿蜒静卧的小铁路,已经锈迹斑斑,据说是一天仅有两趟开过,远处隆隆驶着的一列小火车使人们来不及打开相机机盖便转弯而去,令人扼腕而叹。 远眺村庄依然大致是当年的轮廓,伴着炊烟袅袅随风飘来丝丝柴草香味,村旁的小河已经没有当年的粼波,只有河畔的凤尾竹依然是那样娇媚翠绿,新增添的几幢新房屋周围依然是昔日那些带有浓厚滇南色彩的古旧小楼,迎面牌匾上的字迹依然清晰可辨,只是人去楼空,当年的主人已然不知去向,征得现住主人的应允,我们登堂入室查看了一番,楼梯是木制的,房屋内部仍然是当年的景象,邹老兵(伟祖)指着当年住的房间,诉说着当年的情景,话语未完已是哽咽不已,当年的孩童如今多已是为人父、为人母了。

路遇的村民尚能记得当年“大军”在此驻扎时的鼎沸热闹,热心的村民为我们一一指点着昔日的操场、饭堂、靶场,只是年代久远,已找不到丝毫当年的痕迹。 一路行来,路旁从院墙里伸出的石榴树枝上垂然挂着已经红染的果实,虽然是伸手可摘,可丝毫看不到被人采摘的痕迹,饥渴之余的我们望着这飘红的石榴真是馋涎欲滴,民风纯朴的滇南在四十年后依然是当年那样的真纯。   黄龙寺以其温泉及122医院的所在地为304的战友们所熟知,今天的黄龙寺虽说以整修一新,但给人们的感觉却没有太多的寺庙元素,人们记忆当中的温泉是关注的话题,当年可供洗衣沐浴的温泉已被砖墙包围,唯有登到高处才能看到泉池的全貌,如今的温泉似乎感觉不到丝毫的温度,更象是一潭静水映照着天空泛着幽幽的光,静谧的令人感伤。

沿山小路蜿蜒向上盘旋,山顶是后建的庙宇,盘山路旁那尊弥勒佛倒是如四十年前那样笑眯眯地望着来往的行人,它的头顶和肚皮已被人们摩砂得泛着青釉的光泽,昔日中学的操场及122医院的大部分建筑已被新的建筑所替代,山脚下隆隆轰鸣着的搅拌机和塔吊预示着又有一座大厦落成,城市的触角已经悄悄地延伸到了香火之地,  曲江烈士陵园是此次寻访的重点,时光已然流逝了近四十年,凭着依稀的记忆我们忐忑地上路,幸而热心的摩的司机把我们直接带到了烈士陵园,翠绿的松林,在阳光的映照下熠熠生辉,山风掠过松涛阵阵,遍地的松针,崎岖的小路,茂密的蒿草,一个个略隆起地面的坟头映入人们的眼帘,大部分墓穴都被高过人头的杂草掩盖着,人们只有拨开草丛才能看到墓碑,人们的神情凝重起来,只听见沙沙的脚步声和人们急促的呼吸声,人们在一个一个墓穴前仔细查看,一声惊呼打破了沉静,“找到了!找到了!”山腰转弯处赫然出现几处墓穴,“中国人民解放军7782部队刘春生烈士,江西宜春彬江”的字样的墓碑出现在人们的眼前,。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蔡经理

手机:13760975259 / 18820878083

电话:0757-81808470

邮箱:ruitianLED@163.com

宠物狗开户

?